错养儿子23年详细新闻介绍?为什么会错养儿子23年到底是谁的责任

文 / 万人炸金花
2019-06-10 评论 ()

重庆母亲朱晓娟几十年的人生像遭遇了过山车,儿子出生1岁零3个月时被保姆拐走,随即河南高院的一纸DNA鉴定让他们全家“团聚”。然而,让她震惊不已的是,2018年3月,重庆一份权威DNA鉴定报告显示,她真正被拐走的儿子这些年一直生活在四川南充,这意味着先前那份鉴定报告是错误的。

错养儿子23年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错养儿子23年到底是谁的责任

5月27日,她状告河南高院做出错误DNA鉴定报告侵权一案,在重庆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,她索赔各类损失共计295万余元。

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余元

朱晓娟今年55岁,当初事发时家住重庆渝中区解放碑,目前住在重庆南岸区。

2018年9月,她向重庆渝中区法院提交起诉书称,22年前基于对河南高院鉴定结论的无限信任,她以为找回了丢失的儿子,以为抚平了失子之痛,而后重庆的一纸权威的鉴定结论,把她早已愈合的伤口撕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,令她痛苦不堪。

在重庆53中和29中读书的时候,她是出了名的校花。她30多岁时,看起来非常年轻,人到中年40岁,依旧漂亮,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。为了全身心抚养教育孩子,2008年离婚后,她一直没有再婚。时至今日,54岁,容颜不再,还能牵手于何人?“人生最美好的青春都倾注在了娃儿上。”

如果要算,这将是一笔难以计算的巨大损失。又回到朱晓娟的那句老话:真正的伤害无法弥补,真正的损失无法计算。她有时自言自语:要是不出这件事,我现在多好啊!

“你还可以追究保姆的责任,要求她赔偿。”鲁磊说。

“算了。”朱晓娟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她好歹养了刘金心,不管养得好不好,总是养了。我不希望她去坐牢,也不想追究她什么责任。刘金心也一再要我放过她。”朱晓娟说,她应该尊重儿子的想法。

她说,一切都证明了河南高院当初做出的那份DNA鉴定结论是错误的,对方的错鉴行为给她造成了无法弥补、伴随终身的伤害。

她噙泪对记者说,此事带给她的精神层面上的损害以及整个家庭命运被改写的事实,将永远无法修复和逆转,她便向重庆渝中区法院起诉河南高院,索赔经济损失195万余元,同时要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。

今年3月25日,渝中区法院经审查认为,她的起诉符合法定受理条件,决定立案审理。

河南高院承认错误并致歉

5月27日上午,双方在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。索赔金额方面,双方悬殊较大,调解未果。

朱晓娟给记者出示了一份盖有河南高院公章的民事答辩状,上面的落款时间是5月10日。河南高院表示,他们对此高度重视,通过咨询有关专家,积极查找鉴定结论出现错误的原因。

他们了解到,DNA指纹检测技术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引入我国,由于实验环节复杂、技术要求严格,特别是实验方法难以标准化等原因,该项技术存在局限性。自90年代中后期开始,随着PCR-STR分型技术的推广与应用,DNA指纹检测技术逐步被更加成熟的技术取代。

他们认为,由于技术条件所限,他们1996年出具的案涉亲子关系鉴定结论错误,为此向朱晓娟深表歉意,“充分理解朱晓娟女士作为一个母亲的感受,并尊重其通过诉讼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。”

他们“始终抱有对朱晓娟女士的深深歉意,秉持最大的诚意在诉讼全过程继续与朱晓娟女士协商、和解;尊重、接受合法公正的判决结果,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”

推荐阅读: